欢迎进入永昌铅锌官方网站!
今天是:
分享:
布底鞋
作者:勐糯选矿厂 罗应娣 日期:2018-05-03 浏览量:201

时光,是停留是不停留?记忆,是长的,是短的?每一片繁花似锦,轮回过几次。借着参与品味书香的活动,在闲暇的下午翻开前不久买的《目送》一书,细细品味作者那温柔的笔触来书写亲子之间的关系和情感,不经让我想起了母亲给我做的布底鞋。

在翻箱倒柜一番,才在箱子找到了用花色布包裹着一双布底鞋。其实不是鞋,是布。布剪成脚的形状,一层一层叠起来,一针一针缝进去,缝成一片厚厚的布做鞋底,待鞋底做好后,再用好看的花布剪成鞋面再一针针缝到了鞋底上。

母亲是一个一辈子爱美的女人,但是因为从小条件艰苦,衣服鞋子都只能自已做,布底鞋就成为了母亲打扮自己的唯一“首饰”。结婚前,母亲把用花色布包裹着的东西交到了我的手上。她幽幽地说:“我结婚的时候总是希望你外婆给我做双布底鞋,可是没能如愿。后来就自己给自己做了一双,那时候不会做,针脚都是歪的。现在,手艺好了,你看这双布底鞋,针脚很齐的。”我把它放在手心,眼睛望向窗外,没有说话。

有时候在成长的过程中,我们总是会给至亲的人留下一道背影,与此同时,我们也承受着他们期待的眼光,承受着他们的不舍,他们的担忧,他们满眼的目送。可是,那时年轻的我们,一心向往远处的风景,从未回头张望过还停留在原地的他们。正像母亲给我做的布底鞋 ,我一直都没有认认真真的穿过它。

作为被人呵护的儿女时,母亲在的地方,就是家;可是家里的人一个一个走得很远,在很长的岁月里只有一年一次,屋里头的灯光特别灿亮,人声特别喧哗,然后归于沉寂,留在屋里没走的人,步履蹒跚,屋内越来越静。听得见一根针掉地的声音。院子里的玫瑰花还开着,只是在黄昏的阳光里看它,怎么看都觉得凄凉。

一直到30岁以后,身为父母与子女双重身份后,儿子在的地方却变成了家。每天除了工作的时间,剩下的都是他的,从早上起来给他找来要穿的衣服,准备好洗漱工具,弄好早点,要亲眼看着他吃完,然后目送他坐上车,直至一步步走远。虽然知道,即使有再多亲情的牵挂,终将是改变不了和父母子女渐行渐远的过程,很多时候,不管是多亲密的人,始终只能相互陪伴一段路程,余下的都要自己去经历。但还是愿意就这样一直目送。

我仿佛才明白了有些事,只能一个人去做;有些关,只能一个人过;有些路,只能一个人走。父母和孩子的缘分,就是今生今世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

我把包裹的布底鞋打开,穿在脚上,用垫子垫在地板上,然后拿起电话,拨她的号码;接通了,铃声响起,母亲在那头说:“喂”。我说:“妈,我穿了你给我做的布鞋,很好看,等哪天你教我做,我也想给儿子做一双。” 母亲在那头说:“只是眼睛不太好使了”。


公众号
手机访问
Copyright (c) 2011-2017 云南永昌铅锌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    滇ICP备11003233号 欢迎您,您是第:18326个访问该网站的访客! 技术支持:奥远科技